🚽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Golden Flower (style)

僵尸坦的设定!

总算不是BE了TOT

脑洞来源于高吉太太TOT,这个太太特别棒!!

 

 

 

 

 

  Kyle是被冰凉的雨点打醒的,他吃力地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草地中,四周满是茂密的灌木。Kyle撑着还有些疲惫的身子,从草地上坐了起来,狠狠摇了摇酸胀的脑袋,他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在头脑清醒了不少过后,kyle皱了皱鼻子,这儿到处弥漫着一种特殊的味道,像是血腥味与腐臭味的结合体,十分刺鼻难闻。Kyle仰高脸,他隐隐约约能看到灌木丛后的白色建筑物, kyle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爸爸修筑在自己家旁边的白塔。

  Kyle的家庭很富裕,他爸爸在这个远离都市繁华与喧嚣的小山村买下了一套宫殿式的房子,房子大到kyle站在里面喊一声,就会有连续的回声来回应他。Kyle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已经不上公立学校了,父母给他请了专门的老师上门教学。不上课的时候,kyle也只能与书籍为伴,父母不允许他出去,他们觉得那群没有教养的土老帽会玷污了kyle。Kyle是个听话的孩子,叛逆一向不是他的处事风格,他欣然接受了父母的安排。其实,kyle在搬来这里之前是有很多朋友的,而现在,他只能抚摸着粗糙的书面倚窗外望,看着那些在麦草堆里打滚的男孩,看着那些面对面翻花绳的女孩,听着一阵阵仿佛要冲破玻璃窗的笑声,他憧憬着向往着。

  当kyle意识到自己并不在自家种植了许多名贵花卉的后花园中,而是在户外自行生长的野草丛中时,他急忙爬从地上爬了起来,正准备往家奔去向父母请罪时,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划破了好几个口子,像是被树枝刮的,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的。雨水顺着kyle的脖颈流下,让他觉得更冷了。Kyle环顾四周,他发现不远处有好几件衣服被随意丢弃在草丛中,他疑惑乡下人为什么要好端端的把衣服扔掉,虽然捡别人的衣服穿是很不合体的,但这总比感冒强。Kyle弓着身子爬过去,希望在那一堆衣服里面能找到一件可以穿的大衣,可不幸的是,kyle走近才发现,所有衣服都浸在血水里,无一例外。

“他们都在这里杀牲畜吗?”Kyle不满的撇了撇嘴,刚想离开,却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无奈,kyle只好挑出一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墨绿色外套,用自己的身子挡住雨点,使劲拧了拧大衣,然后把它套在了自己蓝色的格子长袖衬衫上。差不多被kyle拧干的外套还是起了点作用的,kyle现在觉得自己暖和多了,这里离家还有一段路程。kyle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白塔,又望着面前这些曲曲折折,纵横交错的小路,他根本不知道如何下脚。kyle叹了一口气,选择了一条看起来比较平坦的路。

  一路上,kyle有从远处瞥见一些人,不过那些人要么在拼了命的跑着,要么举止怪异,这也打消了他想上去问问路的想法,他只好埋着头淋雨继续走。遗憾的是这条路并不是正确的,它带着kyle来到了一个小花园前,一堵残破的墙孤零零的斜立着,被雨淋得更加青翠的藤蔓不和谐地布在墙面上,还有一些垂在旁边,挡住了墙左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

  “唉……”kyle转过身又叹了口气,准备再换条路试试,背后的异响却让他停下了脚步。“……“kyle扭过头,他隐约看到那条被垂下的藤蔓挡住的小路上似乎有人走来,蓝色的裤子格外显眼,可是……kyle似乎看见那人的裤子上 沾着些许血迹,这让他脊背发凉。眼看那人逐渐逼近,kyle连忙躲到了那一堵旧墙后面,祈祷着那个家伙没有发现自己。

  那人缓缓走到墙旁边,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停下了步子,仰着脸扑哧扑哧嗅起来。Kyle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他靠着墙,抱着膝盖缩成一团,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的呼吸声太大。那人仿佛已经察觉到了kyle的存在,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在走到墙的边缘时探头往墙后看去。“呜……“kyle最先看到的,是一双已经黯然失色的蓝眼睛和那人惨白皮肤上的斑斑血迹,这吓坏了kyle,他手脚并用,连连后退。那人一边嗅着,一边向kyle逼近,kyle的后背已经顶到了身后黑色的铁栏,他额头上冷汗直冒,揣测着那个人的下一步动作。

  那人径直朝kyle走来,蹲到了kyle面前。他先俯下身嗅了嗅kyle的裤子,又顺着往上闻了闻kyle捡来的大衣,kyle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自己惹火了面前这个奇怪的人。那人一直嗅到视线与kyle平行才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望向kyle的眼睛:“你……活着?……“声音有些沙哑,而此时kyle都快被吓出心脏病了,”??这……这不是废话吗?“kyle内心波涛汹涌,天哪,难道乡下人都这样无聊吗?那人低下头想了想:”我好像没有见过你……你应该就是住在那座白房子里的小孩kyle吧?“kyle点了点头,他心里算是放心了很多;“你叫什么?”“也难怪你不知道……”那人皱了皱眉,重重叹了口气,“我叫Stan。”

  “我不知道什么?”kyle抓住了Stan的手腕,触感却异常的僵硬冰冷,他马上把手收了回来。“我很久没有见到活人了,你瞧。”Stan并没有马上回答kyle的问题,而是伸手把kyle抽回去的手重新握在了手里,然后把kyle的指尖靠近了他自己的鼻尖。“怎么……?”kyle疑惑的看着stan,而stan只是微笑着把kyle的手又放在了自己的鼻孔下面。“不要卖关子了!快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没有感觉到吗?”stan松开了kyle的手,“我没有呼吸。”“what??”kyle睁大了眼睛,想确定stan是不是在骗自己,而看到stan真挚的眼神后,kyle真有点慌了。他颤巍巍的伸出手,把食指指尖放在了stan的鼻尖下,等待了几分钟,真的一点气息都没有,而stan的神情还是那么泰然自若,一联系到stan双手不出寻常的僵硬冰冷,kyle连忙把手收了回来,满脸惊恐。

  “嗨!别这么害怕嘛!我要是想吃你你现在还能跟我说话吗?”stan伸手想要去安抚kyle,kyle却一下子躺平在了地上,避开了stan的手:“你……是僵尸?……这个村子里的人也……?”“现在是。”stan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你父母也是……”“我父母??”kyle猛地坐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stan,而stan则是侧过了脸,kyle感觉自己的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起来,“我不信。”kyle坐了起来,一把按住stan的肩膀,眼泪已经在他眼眶里打转:“求求你,stan,带我回家吧!他们肯定好端端的在家的!”stan摇了摇头,轻轻地推开了kyle:“我不吃你,不见得其他人不吃你。”stan指了指外面的小路,“你来的路上也应该看到了,那些,都已经是为了生存而不惜任何代价的杀人机器啊!现在几乎已经没有活人了!为了活!他们甚至互相残杀!连僵尸都吃!更别说你这个活人了!”kyle瞬间瘫软了下来,直愣愣的看着stan晦暗的瞳孔,Stan从kyle碧绿的眼眸中读出了绝望。接着,stan看到眼泪从kyle的眼角滑落下来,kyle挤了挤眼睛,让眼眶里剩余的眼泪也顺着雨水一道从脸上流下来。然后,他低下头大哭起来。

  “喂!别哭啊!会把他们招来的!”stan拍了拍kyle的背,而kyle却丝毫不领情:“我父母都已经不在了,我还能指望什么!”kyle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来,哭的更大声了。Stan在kyle旁边踱来踱去,好言相劝,急的团团转,因为他已经听到已经有僵尸闻声而来了。“该死!”stan正想着要不要上去堵住kyle的嘴时,他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簇惹眼的金色。

  “kyle!看看这个!”kyle的肩膀一抽一抽的,他抬起头来,发现stan手中正握着几束金色的太阳花,雨点拍打着花朵娇嫩的花瓣,可依然冲洗不走那好看的颜色。“送给你!”stan把kyle的手扯过来,把花儿那娇弱的花茎塞在了kyle手中,然后小心翼翼地合紧了kyle的手掌。

  “s……stan?……”kyle望着手中的金色太阳花,仰着脸望向stan,而stan却把自己脸上的血抹下来,涂在了kyle脸上,顺势拭去了kyle与雨水混在一起的眼泪:“我向你保证,你不会被任何一只僵尸吃掉。”说完,stan把坐在地上的kyle拉起来,拐进了一条小巷……

  天已经放晴了,kyle跟着stan在这麦田中奔跑着。Kyle望向自己手中被阳光镀亮的太阳花,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