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Semi name (style)

增加凯视角!不过刚发不久就改也没啥关系x

昨天才刚扔了一篇今天又...

我真不要脸

我产的不好吃还常产会不会给style掉粉啊x

 

 

 

 

——————————————————————

  æœ‰äººè¯´æ—¶é—´ä¼šç£¨ç­ä¸€åˆ‡ã€‚

  

  â€”————————————————————

坦视角:

 

  æˆ‘踏入高中的门槛已经快两年了,用不了多久,又会有新的力量灌入这所普通高中,那些新生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呢?是因为不满现在的归宿而感到失望?是步入一个全新的环境而感到新鲜好奇?还是和当初的我一样,心中五味具杂,有着隐隐的失落与些许的期待混杂在一起的感觉呢?

  è¿™äº›æˆ‘都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与kyle的那个约定。

  åˆä¸­æ—¶æˆ‘å’Œkyle的成绩就有很大的落差。他是尖子生,全科罗拉多的前五名之一,精通计算机,体育也不错。而我呢?我连班里前五都进不了,我只是一个成绩平平的、喜欢运动的普通学生而已。这些问题我从来没有担心过,直到初三下学期,老师明确告诉我们中考已不久矣,我才意识到,我可能真的要与我从幼儿园一直同班到现在的SBF———kyle  Broflofski分道扬镳了。

  å—方公园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是没有高中的,我们能在同一个初中也是划分的结果,他家就在我家隔壁,这可能也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亲密无间的原因。而现在,我们只能靠实力去决定自己所属的学校了,而成绩的巨大落差也注定我们不能在同一所高中,所有高中都离家很远,我们不得不住校,这样见面就更困难了。

  â€œDude,我们还会是最好的朋友,对吗?”在中考的前几天,kyle语重心长地这样对我说。“当然!我们不是每周还能见一次面吗?”我自然是不抱有任何和他在同一个学校的期望的。“那就好,相信我,Stan,三年过后,我们还会和当初一样的!”是啊,只要三年,只要熬过这三年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å¯é‚£æ˜¯çœŸçš„吗?

  æ²¡æœ‰ä»»ä½•æ‚¬å¿µï¼Œkyle考进了一所全国重点高中,而我也进入了一所还算不错的高中,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â€œå¸¸è”络!”

  â€œå¥½ï¼â€

  è¿™æ˜¯æˆ‘们距离新学期开始的最后一句话。

  â€œåœ¨æƒ³ä»€ä¹ˆå‘¢ï¼Ÿâ€ä¸€åªæ¸©æš–的手突然盖上了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向后看去,原来是Gary。“你怎么老是没事就盯着操场看。”“啊,没事,在想点事……”我回复给了他一个充满歉意的微笑。Gary是我在这里很要好的一个朋友,脾气好,性格也像他的发色——金色一样,使人感到阳光般的灿烂温暖,的确是很容易相处的一个人。“那就好,我以为你不太舒服”Gary冲我笑了起来,之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轻抚了抚下巴,“明天好像要测验啊…

  â€œæ€Žä¹ˆåˆæ¥â€¦â€¦â€

  â€œæ‰€ä»¥è¯´ä½ ä¸è¦å†ååœ¨è¿™å‘呆了,来放松一下!”

  è¯éŸ³åˆšè½ï¼ŒGary就抓住了我的手腕,硬拉着我跑去了操场。

  â€¦â€¦â€¦â€¦

  Stan:kyle,我明天又有测验,好烦…

  åˆšå›žåˆ°å¯å®¤ï¼Œæˆ‘就掏出手机给kyle发短信,这份友谊我至今还是非常珍视的,所以这几年来我几乎每天都在与kyle短信交流。

  â€œæ»´ï¼â€å‡ åˆ†é’ŸåŽï¼Œæ¸…脆的短信提醒音响起了,我连忙拿起手机,去看kyle的回复。

  kyle:是吗?你加油,我也挺忙的…我先复习,回见:)

  åˆæ˜¯è¿™æ ·â€¦å°–子生的生活就是这样吗?忙碌到不能与人进行正常交往?还是……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就是kyle已经淡忘我了,他的脑袋里已经盛不下我这个昔日的好友了,新鲜刺激的东西总能让他兴奋,他的SBF可能另有其人了。我实在是太担心了,但那只是无凭无据的空想,就算是周六,唯一能回家的那天,我们也都是埋头在各自的题海中度过的,没有任何交集。天哪,我真的怕他在我心里最后只会只剩下一个样子了!

  æˆ‘时而抱着这样的想法入眠,就算是信息末尾那个俏皮的微笑也让我开心不起来了。

  â€¦â€¦â€¦â€¦â€¦â€¦

  å¡«å®Œäº†æ‰€æœ‰æž¯ç‡¥ä¹å‘³çš„题目后,我才去看作文的题目:

  æˆ‘最好的朋友__

  åŠå‘½é¢˜çš„作文,我几乎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就把kyle的名字填了上去,这似乎早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而我在用华丽的语句赞颂完友情与正文毫不相干的开头后,我才意识到我根本没有什么好写的了。

   é¬ˆæ›²çš„火红色头发一直被他用草绿色的加绒盖耳帽藏着。澄澈碧绿的眼眸总能让人想起在短暂而美好的夏季时,那所微微泛滥的绿水湖面。笑的时候很好看,使人感到无限温柔和美好……

  æˆ‘记忆中他的容貌是清秀的。

  æˆ‘只能不断挖掘我陈旧的记忆,我从来没有想过过去,因为我只放眼未来,脚踏现在,而现在回忆起,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之前的种种也只不过是一起辱骂cartman啦,嘲笑别人啦,搞破坏啦……根本完全没有教材中那样的刻骨铭心,虽然使我感动暖心的事很多很多,但是那些大多数都随着时间而消逝了……我现在才觉得当初的约定是那么的苍白无力,super best friend现在对我来说也只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词罢了……

  æˆ‘意外得知了Gary写了我。

  â€¦â€¦â€¦â€¦â€¦â€¦â€¦â€¦

很快,高中三年也匆匆而过,我注定平凡,考上的还是一所与高中一样普普通通的大学,只不过我和Gary成为了好朋友。而kyle呢?他到国外去了,我们唯一的联络也只有电话和短信了。不过,当有人问我我最好的朋友是谁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习惯的原因,我还是会脱口而出,依旧和儿时一样不假思索说出kyle的名字。只不过我似乎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般自豪,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像是少了什么。

……………………

  å‡ å¹´åŽï¼Œæˆ‘又在一次考试中见到了熟悉的半命名题目:

  æˆ‘最好的朋友__

  â€œå–„良暴躁,温暖优秀,像阳光一样,是我所不能触及的……”

  æˆ‘已经淡忘我和kyle的种种了,所能回忆起来的,也真的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和性格线了。我们可能以后,可能永远都不能回到当初了。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执念呢?

  æˆ‘还是毫不犹豫地提笔写下了kyle的名字。

——————————————————————

凯视角:

 

  é«˜ä¸­ç”Ÿæ´»å¯¹æˆ‘来说是很乏味的,这里简直是地狱,每个人都像机器似的,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因为是重点高中,老师管的也特别严,作业量也要比其他学校高出好几倍。我体质本来就不怎么好,初中时都是Stan带着我在操场上跑啊,跳啊的,可就算是这样我也只擅长篮球这样敏捷性的运动。在这里,整日都只能沉溺在无边无际的作业海中,别说抽出时间来运动了,光是解完这些烦人的题目,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感觉我的体质比以前还弱了,巨大的压力也让我有些撑不住了。室友与同学们也一点生气都没有,一天下来连话都不说,甚至连笑都不笑,他们只会没完没了的做笔记,背重点,就算是叼着华夫饼的时候都不忘拿本书,根本没有人会愿意抽出时间来跟我说说话什么的。我妈妈本来就是个好强的女人,看着他们都一个个这么努力,她是不会允许我比别人差的。

  å”‰ï¼Œæˆ‘是多么希望我最好的朋友Stan能陪在我身边,可惜我们已经不在同一所学校了,自上高中以来,我甚至都再也没见过他一面。不过让我略许有些期待的是,我们约定,只要熬过这三年,一切都会好的,都会美好如初的,我对此深信不疑。唯一的慰藉就是他几乎每天都会给我发短信了吧?虽然只是简洁的几句话,我也觉得暖心极了,可惜我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他叙旧,成堆的作业压得我根本喘不过气。等我解完了所有的题,已经到深夜了,每天都是这样。我患上了轻微的失眠症,我根本不快乐,现在我连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也没有了,我怕这样下去我会得抑郁症。每天做完作业,我都会躺在床上,把Stan的问候全部翻一遍,我觉得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的入眠,对现在,对未来才会抱有想继续下去的信念。

  æ™®é€šé«˜ä¸­åº”该轻松多了吧?

  æˆ‘有时候真的想不顾一切地奔去Stan的身边,我不清楚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是优秀的成绩?还是自身的快乐?不过转念一想,我们已经数年未曾谋面,我也只能在FB上看看他的照片,才能把他的样子像刻在心里一般重新历历在目。Stan的照片都是笑着的,很开心,我也和他有过这样的年月,看着他笑开的脸,我也担心过:“他会不会忘掉我了?他一定结识了很多人吧?我还是他的SBF吗?那个约定还有效吗?……”虽然我知道Stan的生活一定是鲜活多彩的,不像自己,生活在如此沉郁的环境中,不过,抱有期待总是好的,人活着就是要有精神寄托。

  â€¦â€¦â€¦â€¦â€¦â€¦â€¦â€¦

  é«˜è€ƒæ—¶ï¼Œå¦ˆå¦ˆæŠŠæ‰€æœ‰çš„期望都压在了我身上,我很累,但是我还是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我知道,煎熬的三年已经过去,我终于可以再和Stan见面了。

  å¯é‚£æ—¶æˆ‘还没有意识到,支撑我的只有“Stan”这个名字了,我快记不起来Stan本人所具有的意义了。

  â€¦â€¦â€¦â€¦â€¦â€¦â€¦â€¦

  å½•å–书发下来时,我浑身都在颤抖。因为这所大学并不在北美洲,甚至不在美国,这说明我和Stan的那个约定终究还是变为了泡影。

  æ”¾å¼ƒå­¦ä¸šï¼Ÿæ”¾å¼ƒä¼˜è¶Šçš„学习环境?

  æˆ‘想过,我也想这样做,但是我不够勇敢,我没办法违抗我强势的母亲。

 

  kyle:对不起……对不起Stan……

 

  è¿™æ¡çŸ­ä¿¡å‘出去后,我迟迟不敢看Stan的回复,甚至还因此换了手机。

  æˆ‘真的要永远失去我的SBF了。

  â€¦â€¦â€¦â€¦â€¦â€¦â€¦â€¦

  è¯´èµ·å¤§å­¦ï¼Œè®ºæ–‡å°±æ˜¯ä¹ ä»¥ä¸ºå¸¸çš„事了,所以我经常会在网上、报纸上找素材参考,无论什么题目,什么风格,就算是作文我也会看,多多益善,都是好东西。

  æˆ‘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叫“Gary”的家伙,在看到他的其中一篇文章时,我积压多年的眼泪瞬间就簌簌地下来了:

 

 

 

  â€œæˆ‘最好的朋友__”这个半命题题目已经在我一个好朋友的试卷上出现过很多次了,而他却毫无例外,都会填上“Kyle Broflofski”这个人的名字。

  å¬èµ·æ¥ä¸ç®—奇怪,只能说明他有一个特别要好的好朋友而已。但是每当我问起他时,他都形容的十分片面,他甚至想不起来Kyle这个人和他究竟有过什么难忘的事,就连平常的点点滴滴回忆起来都特别困难,他只会说“Kyle有一头红色的卷发,衣着经常是一顶绿色的帽子、一件橘色的夹克,笑起来很好看,很善良……”只有这么多,其他的他几乎都想不起来了,形容外貌的时候他有时都要回想一下,我猜他们很久没见过面了。但令我惊奇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快要被遗忘干净的人,却占据了他高中整整三年的时光,就算是现在,他也还是念念不忘。

  æˆ‘知道那个叫Stan Marsh的人正期待着他的好友—Kyle Broflofski。

 

 

 

  æˆ‘噙不住自己源源不断涌出的眼泪,我发疯似的在自己的抽屉里翻找起来,我害怕我丢掉了那部手机,我害怕我丢掉了这份岌岌可危的友谊,但幸运的是,我找到了高中三年一直陪伴我的那部手机。

  æˆ‘把充电器接口插入手机,手机屏幕亮起来的那一霎那,我心中的希望之火也死灰复燃了。刚刚开机,我就迫不及待的戳开了几年前Stan发来的最后一份,也是我一直没有看的那份信息。

 

  Stan:我等你

 

  â€œæˆ‘这就来”我一把按下电源开关。我想,现在我什么也不畏惧了,也没有什么能阻挠我了,无论是妈妈,还是Gary,都不重要。我现在只知道,Stan在等着我,我的SBF在等着我,我飞奔去火车站。

  æˆ‘浑身都颤栗起来了。

 

 

 

 

 

————————————————————————-

评论(1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