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Apple of my eye (style)

暴君凯的设定







  Stan已经受够了自己的家乡了,那个贫瘠落后的小国家什么也没有,光是垃圾场就占了国土总面积的四分之一,走在布满尘土的街上总是能闻见刺鼻的气味,有时猛的一转头,就会发现墙角有大大小小好几只老鼠正歪着头打量着自己。这种生活,Stan终于可以摆脱了。

  Stan现在正坐在颠簸的马车上,托着腮望向车窗外那些移动着的清一色草木,手心紧紧地攥着自己费了好些劲才攒够的几枚金币,他知道,他要离开家乡,要去一个富饶的精灵国度了。

  Stan想在王宫工作,当一个士兵或者骑士什么的都行,那样至少不会饿肚子,那丰厚的酬劳也是多少人一直所觊觎的。Stan有一个做将军的叔叔,小时候那个叔叔曾教过他王宫剑法,Stan的天赋很高,入门极快,再加上这十几年来一直勤加练习,Stan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用这身武功保家卫国了,当然,养活自己更不在话下。

  “嘎吱——”马车约摸着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有些破裂的木轮才刚停下来,车夫就撩起了白色的门帘,示意Stan目的地已经到了。Stan半摊开手掌,挑出一枚相对来说色泽较差的金币放在车夫手中。车夫向Stan道谢后才用粗糙的手掌接过那枚金币,然后从腰间的小袋里摸出约十枚银币来递找给他,还顺势把金币也丢在了小袋里,钱币互相碰撞着发出了清脆的响声。Stan接过那些银币,连着剩下的金币一齐塞入自己的裤口袋中,确定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后才跳下了车。

  Stan站稳了脚,才刚刚抬起头来,一座直耸云霄的宏伟建筑物便映入了他的眼帘。士兵正在门前驻守,许多贵族正坐在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历史的古树上歇息,或者是在空地上与其他人聊天切磋,在不远处不停变换着的五光十色的魔法光芒让人眼花缭乱。马车已经走远,Stan张大了嘴巴, 家乡的大街上,除了耗子,他就只看见过垃圾了。Stan只在教科书上见过这样繁华昌盛的景象。不用说,这一定就是精灵王kyle的宫殿了。

  一个在城门旁坐着的,身着战铠的年轻卫兵握着一张羊皮纸向Stan走来,这应该就是叔叔派来接他的人了。Stan真有些羡慕自己的叔叔,就算退休已久还有人愿意帮他的忙。士兵走到Stan跟前,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着Stan:“你就是Stan Marsh吧?”

  “对。”

  士兵听到Stan肯定的答复,才露出笑容握住了他的手:“果然是个不错的小子。来吧,我带你去见精灵王。”Stan微笑着向士兵道了声谢,跟着他向王宫内走去。

  “你真的想好要给精灵王做事了?”走到宫殿大厅人少的地方时,那士兵左右看看,像是怕有人发现似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当然,我想好了”Stan有些不解,“哪里不行吗?”“啊,不是…”士兵挠了挠头,“你叔叔已经退休很长时间了,我怕他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现在的君王是个活脱脱的暴君啊。”“暴君?……”Stan回想着叔叔曾经给自己形容的精灵王的形象,是个体贴百姓,从不滥用职权的明君。士兵听到这里只是叹了口气:“看来他真的没有告诉你啊。现在在王位上坐着的是上代君王的儿子,你真的要为他工作吗?”Stan觉得,既然是明君的儿子一定教导有方,也应该暴不到哪去,现在是养活自己最要紧。于是Stan给予了士兵肯定的答复。

  “好吧好吧,这就是主殿了,你可要注意些礼节,不然会被砍头的!”士兵把殿门推开一条缝,示意自己先进去。不过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把自己腰间的佩剑卸下来塞到了Stan手中:“你拿着这个,精灵王是不会收只有三脚猫功夫的人的,我看你也没有带剑,如果kyle要你展示剑法,就先用我的吧。”Stan没想到这个士兵居然这么细心,他赶紧向士兵道谢,而士兵只是摆摆手说这都是为了Stan的叔叔,说罢士兵便推门进殿了。

  时间过得没有像Stan想的那样漫长,只一会,士兵就从里面探出头来,用眼神示意了Stan一定要注意礼节,接着便领着他进来了。

  主殿内的设施比Stan之前经过的所有房间都要豪华的多,整个房间都是白色居多,有几根镀金的圆柱支撑着房顶,柱上还雕着栩栩如生的各种生物,雕刻师巧夺天工的技术令人惊叹不已。一条宽大的红地毯连接着殿门与精灵王的精致宝座,两排士兵直挺挺的站立在地毯两侧,一手紧贴裤缝,一手握紧别在腰间的佩剑柄,好不威风气派。

  Stan的目光随着红地毯的延伸,转移到了那位正坐在宝座上的君王身上:他的身子向右微倾,一脚半踩在地上,另一脚轻搭在王座扶手上,显得十分悠闲散漫,但这还是掩盖不了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的王者气息。王座旁卧着一头淡褐色的鹿,那鹿不是很大,脸上还略带有些稚嫩的神色,眉间的几块白斑让它看起来更温顺了。精灵王把他那白皙的手覆在鹿头上,轻顺着那头鹿短短的毛。温柔的阳光从窗外撒进来,盖在身着金边红袍,头戴荆棘王冠的kyle身上,他半眯着眼,目光没有转向Stan他们,一直停留在鹿上,嘴角似有非有地往上微翘。直到Stan与士兵毕恭毕敬地跪下后,kyle才望向他们,身体动也没动。

  “你会些什么?”没等Stan道明自己来的目的,kyle就开口了。

  “我会些剑法,mylord。”

  “不错”kyle一挥袖子示意Stan起来,让士兵退下去了,“那我可要看看你的剑法如何。”kyle招呼不远处端着果盘的侍女过来,从果盘里挑了一个苹果,拿出来后放在手里掂了掂:“你够不够格为我工作,就要看这只苹果有多少瓣了。拔剑吧,小子。”Stan握紧了刚刚士兵借他的佩剑,他还不知道能不能得心应手地使用这把剑,虽说这把剑比自己的要好不知道多少倍,但是无论怎么说,自己的剑要用的顺手的多。Stan咬了咬牙,他才把剑刚刚抽出剑鞘,kyle就把苹果掷了过来。Stan的目光跟随着正快速下落的苹果,举起剑向苹果挥舞而去,闪着略徐白光的剑刃因为移动速度太快,在空中发出“唰唰——”的声音。仅几秒,那个红彤彤的果实就被Stan分成了数片,纷纷落在了地上。

  kyle这才坐直了身子,赞许地轻拍了拍手,然后使唤人把掉在地上的苹果片全部捡起来,再拿过来给他看。

  “不错。别说打仗了,你都有资格给我做饭了。”kyle瞅了瞅被侍女捧在手中的那些切得很均匀的苹果片。Stan这才松了口气,把剑插回了剑鞘里,这把剑对Stan来说用的还算顺手,剑刃很锋利、很快,拿在手里也很有分量,Stan就喜欢这种较沉的剑。

  “Stan Marsh是吧?”kyle招呼侍女去拿什么东西。然后一撩红袍,从王座上走下来。

  “是。”Stan见状赶紧单膝跪地,一手放在胸前,一手垂在地上向kyle行礼。侍女端着一个用红布盖住的盘子走了过来,红布上从大到小整齐排列着五枚银制徽章。kyle从里面挑了一枚出来,抬抬手示意Stan站起来。等二人面对面站在同一水平面上时,才看出那将近半个头的身高差来,当然,毫无疑问,Stan是那个较高的。

  “我认可你了”kyle熟练地把那枚精致的徽章别在Stan的左胸前,“基于你出色的表现,我封你为二阶骑士。”kyle把手往衣服上蹭了蹭:“我想去外面走走,跟我来。虽然你的剑法是不错,不过我不需要一个只会打仗,不懂讨我开心的家伙。”这也没什么不好,Stan当然答应。不过,就算有什么不好,他现在也是kyle的部下了,得对这个小祖宗唯命是从,从刚刚的情况来看,kyle是个傲慢的家伙,傲慢的家伙可不好伺候。

  “别指望我会跟你讲规矩” kyle没让其他士兵跟来,Stan跟着kyle已经出了殿,来到了殿后的花园中,“规矩要是还需要别人教,那么那个家伙的脑子里面一定全是坑。”kyle念念叨叨地说着,也不管Stan到底有没有在听,kyle边走边观察着花圃和树木的情况。

  “嘿!那个混小子!”kyle突然看见不远处的树叉上坐着一个灰头土脸的男孩,正努力地伸长手去摘树上还未成熟的果子,他可突然来了火气,准备亲自动手处置这个闯入者了。kyle嘴里嘟囔了几句Stan听不懂的咒语,他的手掌上方便生出一个魔法阵来,接着,几根魔法藤蔓唰地从中冒出来,飞速朝着那个孩子的方向延伸过去。那个可怜的小子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被葱绿有劲的藤蔓死死缠住了。kyle再把手往回一缩,藤蔓就从根部开始返回魔法阵,等藤蔓全部收回去,魔法阵一消失,那小子也就被带到kyle眼前了。

  “你妈没有教过你擅闯别人的地盘是不对的吗?”那孩子才刚摆脱藤蔓的束缚,领子就被kyle抓住了。Stan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不好说什么。那孩子是个人类,他的的眼眸里满是恐惧,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多半是被kyle吓到了。“你是聋还是哑?”kyle十分不满孩子的沉默。“对…对不起,mylord……我再也不敢了……”孩子全身都在颤抖,眼泪也都快要掉下来了,让Stan看着难受极了,而kyle却一点感触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面对kyle的步步紧逼,孩子不说话了,紧紧咬着有些干裂的嘴唇,不再直视kyle的眼睛,而是把目光转向了Stan,这让Stan更不知所措了。

  “西园的巡工!过来!”见孩子什么也不说了,kyle大声叫园丁过来,还没半分钟,一个中年女人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树枝都探出墙那么多了,才以至于这个人类小偷能进来,为什么不修剪??别说你忘了,这么一大截少说也有三个多月了。”kyle把那个小孩一把揪到女人面前,用手指狠狠戳了戳孩子的头,斥责般的询问。“对不起,mylord”那个中年女人赶紧双膝跪地,“我看这个孩子可怜,所以就……”

  “所以你就特意留长树枝放他进来,让他吃属于我的果子吗?”kyle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颤抖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自作主张了?”kyle不顾在地上使劲磕头求饶的女人,又大声叫来了站在不远处的几个卫兵。当然,就算kyle不让他们跟着,他们也是会跟来的。“把她关到牢里去,择日处斩”kyle没作任何犹豫。“mylord,可是她还有一个孩子,孩子已经没了父亲,再没了母亲可不行啊。”一个士兵估计和这个女人聊的挺好,在为女人求情。

  “孩子拉到矿场去,不必多说了。”

  “是”

  士兵们拖着大哭着的女人向牢房走去,Stan无暇去听女人的哀嚎和看士兵的粗暴,因为他发现kyle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那个孩子身上。

  “你呢?”kyle抓住孩子衣领的手就不曾松开,经历了刚刚的事情,他更是被吓哭了。kyle缓缓松开孩子的衣领,却又捏住了他的脖颈:“没有下一次。”kyle加大了手上的力量,稍长的指甲嵌进孩子的皮肉里,直到孩子快要被他掐死,kyle才停了手。

  “还不快滚。”

  孩子大大呼吸了几口空气,跌跌撞撞地从原来的地方翻墙跑走了。

  “人类就是这样,什么事也办不好,无用!”kyle转身往回走,Stan紧紧跟着他,“我希望你不会成为那样。”kyle侧过头轻瞥了一眼Stan:“我的好心情都被搅和了。”Stan躬身劝kyle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kyle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我要回去了,不要跟来。”

  kyle一甩袖子,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侧身对Stan说:“至于你住哪,去问那个带你来的士兵吧。”

  Stan望着kyle的背影,心中五味具杂。

  “唉,不知道今后会被这家伙怎样虐待呢…”





——————————————————————————


  并没有写完,卡文卡到脑子都卡了就先扔上来吧,以后再继续填x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