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Duplicity (觉军)

 @plumb çš„点文 

肉渣渣,实在对不起写着写着就这样了不知道你吃不吃TOT

很久没写HTF脑洞缺乏所以很短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家伙闯入了我的生活中,把一切弄的一塌糊涂,却连一句道歉的话也不说。  

   èµ·åˆï¼Œä»–只是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眼前罢了。那家伙眯着鎏金色的双眸,叼着一支香烟,略显懒撒地倚在窗边,阳光使他身体的轮廓发出淡淡的微光,每当我向那边看时,他就会把口中的烟吐向我,那浅灰色的烟雾还没亲吻到我的脸,便携带着似有似无的烟草味在房间中散开来了。我别过脸,继续忙我自己的事。  

   ä»–无处不在。他会突然出现在家门旁的树上,用小刀漫不经心地摧残那粗糙的树皮,或是靠在树干上假寐。他也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有时还会忽然野蛮地扣住我的手,用舌头舔舐我的锁骨,可当我伸出手想要推开他时,他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一切都是我的幻想似的,瞬间瓦解破灭。我已经习惯了。   

   æœ‰æ—¶ä»–还会跟着我出门,一路上,他会扼杀掉所有脸上挂着明快笑容的孩子。是的,他是个冷酷的家伙,可也是个敏感的家伙,任何在普通人看来觉得无限美好的东西,都会触他之怒。我因为身体原因,很早就退伍回家了,任何能联想起战争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是禁品,都能让我感到无限恐惧。可他却偏偏就像我那条软肋,逼迫我坚强,逼迫我看着挚友一个个死在他手中,死在我手中。我曾经哭着求他不要这么做,可我的眼泪对他那颗刀枪不入的心丝毫不起作用。我希望他消失,我迫切的希望他永远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ä»–会在夜晚爬上我的床,伏在我耳边轻语不太动听的情话。他会咬住我的耳朵,把他温热的吐息撒在我的耳廓上,伴随的还有他探入我衣内有些微凉的手。他的指尖在我全身游走,刺激着我每一寸肌肤,酥麻感也随之遍布全身,过不了多久,我的手腕也被他死死控制住了。当我在他身下大声喘息的时候,我无力推开他,因为我知道我对这一切上瘾了。

    è¿™æ²¡ä»€ä¹ˆä¸å¥½ã€‚  

   é‚£å°±æŒç»­ä¸‹åŽ»å§ã€‚或许以后,当他噙着我的唇,用携带血腥味的舌尖扫掠我的口腔时,我呢喃出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