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Tick (style)

继S19,不知道算不算甜饼

有用幹物女的梗x



——

  华盛顿这个繁华的城市每晚都被阑珊的灯火点亮,车灯光芒在马路上川流不息,林立的高楼大厦一幢接着一幢。我趴在立交桥的护栏上,俯视着被雨水打湿的夜景。一群群勾肩搭背的男孩,一对对挽着手的情侣,一个个微笑着前行的人,都欢声笑语地从我身旁快节奏经过,没有人会驻足望上我一眼。他们的手臂擦过我的身体,他们湿漉漉的伞沿划过我的脊背,他们落下的脚履溅起一朵朵细小的水花,在空中开裂又悄无声息地降下,我突然觉得我是此时全世界最寂寞的人。
   因为父亲的工作需要,我在一周前随家人来到了华盛顿,而明天一早就是回去的日子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忽略了那些父母发来的催促我赶紧回去的短信与来电,又一次把手指移向了那条不知是我第多少次戳开的回信:

  “我已经没有Stan Marsh这个朋友了”

  这是kyle,我曾经的SBF,在四个月前与我狠狠地打了一架后发来的信息。我和他的决裂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毕竟我们的关系其实在很久以前就没有看上去那么要好了。
  我们之间已经冷到了冰点,我们多年以来建立起的厚厚一叠信任已经变得岌岌可危,我们的友谊甚至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可我却像个傻子似的,整整四个月以来居然没有一天不点开这条回信,我与他昔日的美好记忆居然没有一次不朝我奔涌而来,又如潮水般灌满我的脑壳。
  此刻,在热闹的灯光里,在寂寞的黑夜里,在沉默的雨水里,我那颗被雨滴浇得冰冷无比的心脏,却前所未有的,像着了魔似的呼喊着kyle的名字,想要看见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想要听他用荡漾着爱意的语气说话,想要触碰他白皙柔软的肌肤,想要紧紧地,牢牢地把他按入怀中。
  鬼使神差下,我点开了kyle的头像,颤抖着按下了拨通键。

  “tick…tick……”

  回应我的是漫长的忙音。

  “情理之中的事,他肯定还不想和我有任何交流,或是永远不想再和我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我这样告诉自己,然后轻轻抹去了一滴刚刚从伞上滑落到屏幕上的雨水。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可能是抱着kyle可能没听见的遐想,又可能是别的什么,居然挂断了未打出的通话,再一次按下了拨通键
 

  “tick…tick……”

  “真的不想再见我了吗?…”
 
  又一次按下了拨通键。

 
  “tick…tick……”
 

  又按下拨通键……

  ……

  渐渐开始,我只感觉我脑子里乱嗡嗡的,我什么也不想听了,也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有似有非有的忙音在我耳畔,在我脑海中不停回旋。

  “对不起,kyle,我很抱歉,我好想见你……”我对着电话那头的忙音喃喃道,随后挂断电话,然后又按下拨通。

  “摒弃所有猜疑与不信任吧…”挂断,拨通。

  “我已经完完全全原谅你了,那你能原谅我吗?…”挂断,接通

  ……

  “打了这通,这是最后一通了…”我每次都这样告诉自己,可是根本停不下来。忙音像耳鸣似的一直纠缠着我,像牢笼似的困住了我,街上行人的笑声,雨点落地的破碎声,在我耳中都变成了“tick tick”的忙音,我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按下了拨通键

  “我爱你,kyle。”

  我正准备按下挂断键,电话那头却不可思议的传来了我熟悉无比的声音。

  “我也爱你……”

  一瞬间,我又听到了车轮的滚动声,人群的谈话声,雨点的滴答声,世界的心跳声。这是将我从用忙音堆砌成的寂寞牢笼里解救出的声音,在我被救赎的瞬间,我手中的雨伞也应声而下……

 

  原来电话一直是接通的。
 



 

————————————————————

  在等来他第二个电话,确定他并不是按错键后,我一直聆听着,听着电话那头Stan说出的一句句使我感到温暖无比的话语,听着雨点不停落下,等待着彩虹降临的声音。我一直不厌其烦的在他挂断又打来时迅速按下接通键。

  我一直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我早已原谅他了,因为我没勇气主动,因为我深深爱着他。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