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Naturally (style)

听说还是有很多人没考完试?
顺其自然好好发挥吧!祝大家有个好成绩!
给你们一份关于考试的鬼玩意♡


——

  这已经是我第n次看手腕上那块该死的表了,我的耐心快要被时间啃干净了。我可不知道傻站在看Stan安慰他的小女朋友有什么好玩的,站在这无所事事的时间都足够让我写完所有的家庭作业了!再说,Wendy又没缺条胳膊少条腿,她只是这次测验考了89分而已,这有什么可值得伤心的?89分对于班里的大多数同学来说都是只能看不能摸的高分,Stan的76分都还没痛哭流涕呢,她哭个什么劲?
  我本来是想把脑子里的这些想法毫无保留的说出来的,但考虑到这可能会让她哇的一声哭出来,而Stan和我接着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在这小娘们身上,我就只好闭紧了我的嘴巴,以便自己能早点回家吃晚餐。
   Stan不仅仅是嘴上在安慰她,还一直抚摸着Wendy的背,我估摸着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她的衣服应该都快被摸烂了。面对Stan的此番温情,Wendy却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不予理睬,虽然知道是情绪的原因,但看着还是让我火大极了。我移开视线,又看了一眼手表,五分钟已经匆匆过去了。
  “谢谢你,Stan,我感觉好受多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家吧……”
  “嗯,开心点”
  我才刚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抬头就看见他们俩热吻在一起了。我有时候真想骂几句,他们老是这样,老是在我面前亲热,丝毫不顾及我的想法,就像他们觉得我祝福他们是理所应当的一样。
  那怎么可能,要是我真的觉得理所应当,我刚刚肯定会心急火燎地帮我的SBF出主意。而我的真正做法你们也看见了,我就站在这,静静地看着他们,什么也没做。
  我可不想看他们接吻,那让我心里不痛快极了。
  于是我低下了头。
  “kyle,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没过一会,我就听到Stan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随后走过来搭上我的肩,我顺手就把他的书包狠狠甩在他脸上了。
  “看看现在都几点了?”等他往后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接住了滑落的书包后,我往前靠过去,把袖子挽起来,然后将手腕伸向了Stan的眼前,好让他看清手表上的时间。但Stan并没有眯眼去看手表,他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臂,把我的手放了下去,随后冲我赔了个笑脸:“抱歉,kyle,我知道现在很晚了,但是……”
  “理所应当?我完全不用傻站在这看你和Wendy卿卿我我,我们之间都有多久没亲过嘴了?”我半天没听到Stan的回复,这才意识到我刚刚说了什么蠢话。
  “喔…大概是我们知道gay这个词以后
就再没有过了吧?”Stan看到了我捂住嘴尴尬的窘样,接着就很自然的给了我一个台阶,我很佩服他这点,现在我也能把话继续接下去了,不至于把气氛搞得很尴尬:“可我记得是被幼儿园老师发现,通知了我们家长以后。”
  “幼儿园老师?哦…她也算是个婊子。不过我们在这之后还偷着亲了好几次,记得吗?”
  “我……”
  没等我说完话,Stan就搂住了我的腰:“好了,你不是说时间不早了吗?我们赶紧回家吧。”
  “嗯,走吧,不然Shelly又要揍你了”

  不过那句所谓的蠢话确实是我的真心话。

  期末考试中,我在给钢笔打墨水的时候下意识往Stan那瞄了一眼,我以为他正在像往常一样盯着选择题发愁,没想到他居然又在和Wendy眉来眼去,用眼神给她鼓励。我不禁思索着,这么多年来我怎么就没有过这么好的待遇。
  我的脑袋里不知不觉就装满了其他的玩意:
  幼儿园时,我时常会和Stan一道跑去体育室的大储藏柜后面,笑着与他十指相扣,然后笨拙地模仿电影里的男女。我们只把嘴唇紧紧贴在一起,把口水吐出来,结果这样做只能把嘴唇搞得湿漉漉的。我们那时候还压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和电影里不一样呢!
这样的思绪搞得我怎么都无法集中注意力。
   “fuck…”我的注意力怎么也回不到试卷上,这让我逐渐烦躁起来。我下意识地把这种负面情绪发泄在了手中的钢笔上,结果那脆弱的墨囊瞬间就被我掰断了,从里面喷涌而出的墨水溅了坐在我前面的Craig一脊背。
  Craig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他在发现背上的液体是墨水后,脱下外套回过头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冲我比了个中指,然后就又回过身去了。我知道这事肯定没完,考完就知道他要咋办了。
  反正我是不准备继续答卷了。

  成绩发下来的那天,Wendy如愿以偿地考了班级第一,说明这番安慰对她还是有用的。现在Stan正揉着Wendy的脑袋,向她投以了真挚的鼓励与赞许。而我的注意力现在不应该在这个上面,我应该把重点放在属于我的成绩单上了。
  我深呼吸了几口,先用手牢牢盖住了分数,然后低下头缓缓移开手掌,去看个位数字。
  “9”
  接着把手掌全部移开。
  “29”
  天哪,我打赌这比我空前的最低分还要低65分!不过我并没有做多少题,我早有心理准备,现在还不算太难受。
  “dude,你考的如何?”Stan笑嘻嘻地走过来询问我的成绩,不用我说,他刚瞥见那红艳艳的29就傻了眼。等他再三确认名字那一栏是kyle broflovski而且确实是我的字迹后,他彻底懵逼了。
  “dude!我都考了81!你怎么…”Stan突然意识到这样可能会让我更伤心(不过这都是他的自认为),他连忙闭上了嘴,把一旁不知是哪个小子的椅子拉来坐在上面,然后紧紧抱住了我:“别伤心,kyle,没关系的!”
  我突然就明白了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居然有些窃喜!
  “怎么办啊Stan…我妈妈她一定会抓狂的!她会问校长是不是有什么人影响了我,她会夜夜监视我看我究竟在干什么,她会…”我也伸手抱住了Stan,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脖颈上。
  “没关系!我陪你回家!来吧,我们现在就走!”说罢Stan就拉着我准备回去。
  “Stan,你不是说我们今天一起走吗?”在我们路过Wendy的时候,她突然扯住了Stan的袖口。
  “抱歉,Wendy,现在kyle更需要我,他这次的成绩可比你要低不知道多少倍了。”Stan轻轻甩开了Wendy的手,然后一把搂住我,头也不回地就往教室门口走。
  我回过头,看了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Wendy,又贴着Stan更紧了一些,微笑着轻声自言自语道:
  “这才是理所应当。”


——————————————————————

啥?你说Craig?
考完后他虽然硬喂了我一嘴香蕉,并且让我洗干净了他的外套,不过现在想想这也值了。

因为是理所应当嘛

_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