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World (Kenman)

迷雪的点文!
因为很短小就不艾特了x
ooc慎慎慎

–

  风很大,咆哮着卷起落叶,卷起黄沙,卷起周围卑微的一切,再把它们狠狠地摔在地上,摔在墙上,摔在我和他脸上。
  “这世界不需要一个穷鬼来保护”
  他抱臂站在破墙下面,笑着对我说出这句话,脸上是他一贯的玩世不恭。我静静凝视着他,并没有兴趣去和他争辩,那只不过是徒费口舌罢了。
  我迎面穿过喧嚣的风,跳下破墙,转身就走。
  他没有叫停我。

–

  披风已被刀刃划的破烂不堪,风在此之间肆虐游走,伤口发疯似的疼痛。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刚刚拼死搏斗的小巷,勉强获胜后却只换得了她的破涕为笑。
  我走过去抚摸了她柔软的头发,用粗哑的声音告诉她坏人已经被赶走了。还惊魂未定的她依偎在我怀里,把眼泪全部蹭在我胸口的“M”上。良久,她抬起头来,一边擦着脸颊上的残留泪珠,一边笑着对我说:“Mysterion最棒了。”
  这句话Karen也说过。
  这样就够了。
  扶着墙走向下个拐角,他却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他低着脑袋,毛茸茸的尾巴拖在地上,似乎就是在等侯着我。
  瞧瞧我,现在多狼狈啊。
  我没有停下脚步,我不想听他的挖苦。
  路很窄,两旁都是画满了涂鸦的旧墙,我贴着他的肩膀,沉默的绕开了他,他却一把拽住了我。
  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我站在原地,冷冷地等着他的连嘲带讽。没想到回过头去,看到的并不是他的轻蔑笑容。
  即使有眼罩的遮挡,他的脸上还是能看见泪痕,眼泪还在从他的眼眶中不断滚落。我顾不上疼了,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开始怀疑,站在我面前的人不是Eric Cartman,不是平日里我所熟悉的死胖子。

  “你他妈知不知道这样你又要死多少次?”
  他怒吼着把我打翻在地上。


  “Kyle,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Kenny了?…”
  “……”
  在刺鼻的消毒水味和一片骇人的白色中,病房外的他曾经也是这样哭泣着。

  我没有还手。




  世界不需要你,我需要你。


––––––––––

如果是胖子攻我绝对会让胖子把肯按墙上
可惜我有些驾驭不了胖受xx
写的跟屎一样sorry TOT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