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Forget (style)

试试第二人称
用了许久没玩的艾斯伯格梗

–

  “再也不喝了,别让我再看见这东西了”在你的头脑还算清醒,思绪还没被酒精搅乱时,你每次都是这样努力告诫着自己。然后在上帝的见证下,狠狠地摔上冰箱门,让你的目光与里面贮藏着的几十瓶威士忌彻底隔绝。
  然后你扶着把手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表现你深深憎恶酒精的感情。于是你翻箱倒柜的又找出了一卷崭新的宽胶带:“狗娘养的……!”你边骂边野蛮地把胶带撕开,伴随着撕扯发出的嗞嗞声,你近乎疯狂的用胶带把冰箱缠绕了好几圈。一切完毕后你把胶带往地上一摔,可是因为没有扯断的原因,它尴尬地悬在半空中摇晃起来。
  你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酗酒的。
  “去找kyle吧”你又踹了一脚早已经伤痕累累的冰箱门后这样说道。
  kyle家就在你家隔壁,你们房间的窗户是相对着的,并且你们从来不拉窗帘,因为这样,你就能随时透过窗看到对方走动的身影,在被关禁足的时候可以从窗户中探出头去,微笑着向他招手,和他交谈,无论是做什么事都不无聊。可现在,kyle房间的那扇窗被屋内的窗帘遮的严严实实的,沉重的灰色布料一点儿也不透光,看了使人感到压抑。你无法再通过窗户看到他的脸庞,听到他的声音了,你不知道那张窗帘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你轻轻叩响了门,你听到了他匆匆赶来的脚步声,就在那脚步声近在咫尺,他离你只有一门之隔时,他却停下了,他没有为你开门。
  “不要执拗了,转个弯吧,Stan”
  从门缝中传来的是这句话。要不是他在最后道出了你的名字,你哪里知道他是在跟你说话,你根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见你没有任何答复,重重地叹了口气,用极为平淡的语气接着说:“不要再来找我了。”
  “What?”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神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别想装糊涂来骗得我的谅解同情”他似乎有些生气了,你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他把门打开了。
  “回敬你,Marsh先生”他冲你比了个中指,你下意识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由不得你再说些什么,他就狠狠摔上了门。你听到他的脚步声远去了,你的思绪开始倒流了。

  “Cartman,我回来了”戴着小围裙的他转身离去,留下你一个人歪着头站在原地,你目光所及的地方全部变成了压抑的灰色,你的心也像是被沉重的窗帘遮盖的严严实实,一寸光芒也无法投射进你的心房,一线美好也无法投印在你的眼底。

  这是什么?
  接着你飞奔回家,你的胸口发疼,你的心在滴血,你已经顾不上任何东西了。 你粗暴地撕开了刚刚才缠好的胶带,你从冰箱内拿出一瓶威士忌,用牙齿撬开瓶盖,大口吞咽起你所厌恶的酒精与其他东西的结合体。你把喝空的酒瓶扔在地毯上,接着去抓第二瓶,等地上的空酒瓶数量达到了三后,你把手中只喝了一半的第四瓶威士忌狠狠砸在了冰箱门上,你的脸颊已经通红,你已经有些站不稳脚了。你半眯着眼摇摇晃晃地转过身去,尝试着去扶沙发,这时,你模模糊糊地看到,他又渐渐地出现在你的面前。
  还是那顶帽子,还是那件围裙,还是那双迷人的绿眼睛。他没有转身,他没有悲伤,他没有叹气。孩童般的笑容此时挂在他脸上,他带着笑意的眸子正深情的凝视着你。
  你稳住了身子,打了个酒嗝,像是小孩子丢失了心爱的玩具熊又失而复得了一样,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kyle,I love you”

  “me too”

  在酒精产生的强烈幻觉中,你似乎听到了他笑着回答了你。
 
 

–

其实是个循环,看出来了吗。xx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