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Don't Go (Stan中心)

超神奇的脑洞。
为了方便,时间轴就按现在走吧。
Stan视角


——

  我望着那座残破的双层建筑出神,它和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我来到这里养病的第一天就注意到它了。
  门口的台阶已经被水淹没了一半,从大门中进去,院子里全是肆意生长的野草,门板和窗架上的油漆已经褪了不少,玻璃要么是完全没有,要么就布满了岁月的尘埃,脏的完全看不清。房子有一半都是狰狞的黑色,一起风,木板间的缝隙中就挤出诡异的呼啸声,脆弱的支柱又摇摇欲坠起来,不时还有乌鸦从小阁楼中飞出。
  我来这已经有很多次了,现在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许我靠近这里了,因为太危险,太诡异了,现在才发觉是不是显得我很蠢呢?
  可我还是每晚都像这样停在湖中,不近也不远的打量着这间大房子,没有人告诉我它曾经是做什么用的,这看起来可不像是普通的居民房。
  我叹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桨。天色已近黄昏,现在我准备划船回去了。这个硕大的湖泊更是要把这里与外隔绝,听人们说,是几年前的一场洪水造就了它。
  划到湖中心时,我回头望了一眼,这一望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居然看到那座建筑亮了起来。对,我没有看花眼,的确有一扇窗户透出了明亮的灯光,这可把我吓得不轻。
  难不成不让我来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儿有鬼?
  “可能是有和我一样好奇的小孩来探险了吧”我这样告诉自己,可这是骗谁呢?做为一个十二岁的小孩,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划着这条随时都会罢工的小破船,赶紧离开这里。

  ……

  “妈妈,那间房子废弃了有多久了?…”晚餐时间,我用勺子不停搅拌着已经凉掉的汤,都不敢抬头去看她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轻声问道。
  “已经有六年了吧?”果不其然,她在回答完我的问题后就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是想知道而已…”为了逃避她的视线,我赶紧喝了几口汤。
  “你可不能因为好奇就去那里,那个孤儿院可……”我的爸爸突然闭上了嘴,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泄露了不该说的东西,妈妈责怪的目光也如刀刃般戳向了他。
  那原来是个孤儿院。

  ……

  黄昏时分,我鬼使神差的划着船又来到了那里,这次我靠的更近了,船身已经贴在孤儿院大门口的台阶上了。
  好奇心害死猫,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等了没多久,灯果然又亮起来了,只不过和昨天不是同一个房间。我瞬间浑身一个激灵,把船匆匆绑在台阶的扶手上就跳了下去,我要去探个究竟。
  “打扰了”我深吸一口气,推开锈迹斑斑的铁门,又为自己坚定了决心,慢悠悠的挪了进去。
  我这几天观察的还不够仔细,进到院子里我才发现,原来有一小半草坪还浸泡在水里,我的鞋子和袜子都被浸湿了。我拖着湿漉漉的双脚穿过草坪,用力推开那扇变形的门,它所发出的吱呀声更是令我毛骨悚然。屋子里面的情况和外面差不了多少,勉强挤进来的光让我看清破烂的地板,摔落在地的吊灯,拐角的蜘蛛网,满地的粉尘,黑漆漆的墙壁…不过奇怪的是,进门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走了正门,没有理会其余三个侧门,实际上这四个门的大小没有任何区别。而现在,我又轻车熟路的直接上了二楼,就像我曾经来过这里似的。
  这太奇怪了,是因为我的直觉太准了吗?
  不过,越往里走越黑,我都快看不清路了,我现在应该把注意点放在这座楼梯到底能不能承受我的体重上,它破了好几个洞,扶手看起来摇摇欲坠的。
  我伸出脚踩了踩,还好,它只是发出了不悦的嘶叫声而已,勉强可以承受住我的体重,现在我要保持安静继续往上了。
  “你是新来的吗?”
  我的脚才刚刚踏上最后一节楼梯,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就差点让我摔了下去。那声音虽然听起来是个小孩子的,但那凉嗖嗖的感觉让我觉得汗毛都快冻成冰了。
   我僵硬的转过头,一个比我矮几个头的小孩子进入了我的视野中。他的衣服看起来脏兮兮的,裤子上好像还有暗红色的东西,光线太暗我没怎么看清。他的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正注视着我,在他的脸颊上…天哪,有一条长长的伤口,内部似乎还在渗血,伤痕周围是鼓起的粉红色和白色,应该发炎了。
  “对……对…”我紧张极了,我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沉默了许久,为了保命,我只能这样说了。
  “真的?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新小孩来了”他似乎很满意我的答复,虽然脸上还是没太表现出来,“我带你去见你的新朋友”
  还没等我答复,他就窜到了我的身后,他移动的速度飞快,快到我根本看不清,或者说他是瞬移过去的,没有一点脚步声。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都不知道我究竟是如何迈动脚走过去的。
  他带我来到了那间亮着灯的房间,房间中摆了很多小床,很多床架都被烧的乌黑,还有些是用木板和胶带随意固定住的,有数十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正坐在床上、地上,他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他们都毫无例外的睁大眼睛望着我。
  “看啊,我们有新伙伴了”他开心的挥动着双臂,其他小孩也蜂拥而来,围在我眼前。
  “我来给你介绍,这是Kenny,那是Cartman,那个是Craig,这个是Wendy…”
  听着他不停道出的名字,我的紧张感消除了不少,居然觉得有格外的熟悉感,当他告诉我他叫Kyle后,我更是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是在哪本书中读到过吗?我这样揣测着。
  “是不是多了一张床?”我看到有一张床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刚刚也没有任何人坐在那里,他们都各自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就算是算上Kyle的,也还是多了一张。
  “那是Stan的床”Kyle循着我的指尖看去,“院长说,他要跟叔叔阿姨去住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回来的。”
  “可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Butters搓着自己满是疮疤的手掌,失落的低声说,“他是不是抛下我们不管了,再也不想和我们玩了?”此话一出,所有孩子居然都抽抽搭搭起来。
  在听到Stan这个名字后,我心里一惊。当我看到每张小床的床尾都贴着这张床主人的个人信息表时,我连忙走到“Stan”的床前弯下了身。
  上面工整的印着“Stan Marsh”。在看到名字下面的那张被烧掉了一小部分的黑白照片时,我的胸膛瞬间就被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填满了。
  “对了,你叫什么啊?”Kyle吸了吸鼻子,首先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Stan,Stan Marsh…”我咬着嘴唇背对着他们,泪水已经在我脸上横流不止了。我抹了一把眼泪,转过头对上他惊讶的眼睛,眼泪却又一次满溢而出。
  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抹眼泪,盯着我的脸。
  “他真的是Stan!”
  许久,Kenny的声音打破了一片沉默。
  “真的!你看他的那双蓝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嘿!Stan变老了!”
  “Stan Marsh回来了!”
  ……
  他们一个个破涕为笑,涌过来紧紧抱住了我,虽然我什么也没触碰到,只感到了一阵凉意。
  废弃了整整六年。
  他们死了,他们早死了。
  “不要再走了,Stan,留下来吧,留下来一起玩吧!”数十双颜色各异的,曾经熟悉无比的眼睛盯着我,他们用目光和眼泪央求着我,我注视着他们,我的脑海中也激起了波澜,掀起了巨浪:

  “Stan!把那盘姜饼人给我!”Wendy坐在桌子那头向我吃力的伸出手,在我把盘子递过去时,Cartman却伸手抢过了过去。院长费了好大劲才把扭打在一起的二人分开来。
 
  下雪的时候,我们合伙把Butters按在了雪里,往他衣服里塞了好多好多雪。因为这事他感冒了足足四个星期,院长也足足关了我们四个星期禁闭。

  我们曾经还因为一根棍子分为了两股势力,打的不可开交,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规矩。可最后因为那根棍子被院长当柴火烧了而不了了之……
  多美好的一段时光啊。现在,我的朋友们永远被定格在了那个时候,这是多么残忍啊……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

2005å¹´

  一岁男童Stan Marsh不慎丢失,请知情者速与Marsh夫妇联系…

2008å¹´

  失踪男孩Stan Marsh在亨利孤儿院被人找到,感谢好心人,男孩现已被父母带回家…

2010å¹´
 
  亨利孤儿院发生火灾,儿童与教师无一生还,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中…

2016å¹´

  12岁男孩Stan Marsh近日失踪,下落不明。请知情者速与Marsh夫妇联系…



———————————END———————————



结局大家都看懂了吧,Stan留下来了x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