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I Told You (style)

失踪人口终于回归

狼人坦X男巫凯的设定!

许久没写我又在不停退步…

 

 

引子

 

 

 

你的父母反复叮嘱过你,如果在森林里遇到穿着斗篷,满脸都是皱纹的家伙,千万不要驻足停留,因为他们毫无例外,都是又可怕又贪心的巫师。如果你不加以防备,他们就会撕下你白皙柔软的皮肤,夺去你富有弹性的眼珠,割下你娇嫩灵活的舌头,挖去你鲜红滚烫的心脏,去炼制一些神奇的魔药。

你一直谨记着这句话。

 

今天,当你把最后一根野菜放入竹篮,正准备启程回家时。措不及防,一个男人突然从后面牢牢抓住了你的胳膊:

“小姑娘,请等一下。”

你浑身一颤,你的余光已经瞥到了他拖在地上的黑色斗篷,你吓得想要尖叫。可当你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巫师那布满皱纹的狰狞嘴脸,而是由一双碧绿的眼,火红的发,光滑的皮肤所组成的俊朗面孔。

“有…有什么事吗?”

你的恐惧感已经消退了大半,因为他并不完全符合父母的描述,况且他的声音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这就能说明他不是人人所厌恶的巫师了。

“我不小心迷路了…可以帮我个忙吗?”

说这话时他凝视着你的眼睛,被他盯着你感到有些不适。

“您…您说吧,乐意效劳”

你使劲眨了眨眼皮,你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似乎思维也变得迟缓了。

“那真是谢谢了”

在得到许可后,他满脸欢愉的向你走来。你想要后退,却发现身子已经不听使唤了。当他把指甲狠狠刺入你的左胸口处,露出得逞后的得意笑容时,在钻心的疼痛中,你就清醒过来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但什么也都已经晚了。

 

Thank you, lovely little girl

 

 

——

 

狂风暴雨肆虐着卷起满地的枯草,高悬的明月被云雾所遮挡,夹杂着纷纷扬扬的雨点砸在地上所发出的喧杂声,Kyle的店铺迎来了今晚的最后一名顾客。

“Welcome!”拴在木屋门框上的风铃摇晃起来,发出悦耳的脆响,Kyle和往常一样,以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迎客。那个从门外挪进来的家伙马上抖了抖身上的水珠,这位尖耳朵的客人浑身都湿透了。

“晚上好,您这里可真暖和”在身上的水珠差不多抖干净后,他简单整理了一下依旧黏在额头上的黑发,直立在头上的那双狼耳也随之颤了颤。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微笑着开了口。

 “喔…晚上好”见状,Kyle慵懒地眯起了眼睛,趴在了他整洁的桌子上,“您需要些什么吗?我这里可不是随便避风避雨的公交车站。”

“瞧瞧你,果然和kenny说的一样:南森林唯一的巫师脾气不大好。”还好,这位客人一点儿也不生气,还顽皮的吐出舌头耸了耸肩,“我叫Stan。我当然是来买东西的,不然谁敢平原无故到你这来?”“好吧,好吧”听到这话,Kyle的态度改变了不少。他直起腰,眨着眼睛望向这位怪会说话的客人,“你想要什么?”

“有没有…嗯…可以让别人喜欢上你的药?”Stan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尾巴也耷拉了下来。

“有两种办法”Kyle边说边拉开抽屉,从里面鼓捣出两个小瓶子来,整齐地摆在了桌子上,“第一种方法,就是你喝下这瓶蓝色的。这样,你就会变得人见人爱,没有一个女孩能不为你倾倒。”接着,Kyle又拿起那瓶粉色的晃了晃:“第二种方法,就是让她喝下这个。我保证马上见效,这里面的东西绝对会让她燥热不……”

“Oh!Stop!Dude!”Kyle的话还没说完,就被Stan用感叹号打断了,“我不想让所有女人都围着我转,我要的也不是春药!我只是想让她单纯的喜欢我而已!”Stan使劲捏了捏眉心。

“那可真难办…”Kyle思考了片刻,又从一旁的笔筒里摸出一根银针来,边说边为Stan演示了起来:“看,就用这根针,在她的左胸口上刻下你的名字,越深越好!像这样就大功告成了!”当Kyle最后忘情地把那根针狠狠插在桌面上时,Stan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扎穿了,他倒吸一口冷气,不由得打了几个颤:“这我可做不到!就没有更温柔的办法了吗??”

“Dude,虽然作为一个巫师,我很不想说这句话,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魔法不是万能的。我可再没有其他方法了。”Kyle闭上眼睛,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的重新蜷在了藤椅上,显得有些疲惫“有时候你必须得做出选择,Stan。没有牺牲就没有收获啊!”

“Come on!Kyle!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快!翻翻你那上百本魔法书,答案总会在里面的!”在Stan急切的催促声中,Kyle磨叽了一会,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从藤椅上慢吞吞的坐了起来,把手伸向了那一大堆令人头疼的魔法书,漫不经心的从里面随意抽出了一本:“哦…好,我找找…”

在Stan热切的注视下,Kyle半眯着眼,缓缓翻开了魔法书厚厚的鎏金书皮,装出一副在看的样子:“啊哈!我找到了!”Kyle随便翻了几页就“激动”的合上了书,然后他转过身,拿起了自己的法杖,振振有词的念道:“玫瑰、黑猫眼、荆棘、山羊胡子,眼镜蛇的眼泪……”乱念一通后,Kyle挥动着手中的魔杖,晶亮亮的粉尘从魔杖间不断滚落。在Kyle的操控下,装有所需材料的抽屉都相继打开,适宜量的药材从抽屉中听话的飞出,再接二连三的投入Kyle面前的那口小锅的怀抱。

Kyle打了个响指,小锅内就自动添满了魔法液,火焰也随即燃烧起来。Kyle一只手抓着魔杖,另一只手时不时在往锅内添加着魔法粉尘。Stan还是第一次见巫师炼药,他专注的注视着Kyle的一举一动,满屋子乱飞的液体、粉末、和一些奇怪的东西已经让他眼花缭乱了。不过看Kyle波澜不惊的神情,他似乎早已习惯于这些事了。Oh,那是当然,他可是位有头有脸的巫师。

Stan向窗外看去,雨已经停了,黎明即将到来,东方已经染上了一层淡薄的金色。Kyle不停地打着哈欠,晃晃悠悠的把小锅内的液体倒进了玻璃瓶中:“做好了”他软绵绵的把瓶塞塞好,然后把瓶子塞入了Stan手中, ”给那个女人喝就可以了。先去试试效果吧,我要……”话音未落,Kyle又打了个哈欠,看得出,他已经很疲劳了。狼人、吸血鬼、僵尸等等等等都喜欢在晚上出来,因此许多巫师也特意为此更改了作息时间。

“多少钱?”Stan接过药水放入口袋,然后又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它们现在已经干了。

“下次…下次吧…说真的,我真的很困了”Kyle眼神迷离着,一挥袖子,房间内所有的蜡烛就接连熄灭了。不过从窗户间溜进来的阳光,还是能把屋子勉强照亮。Stan看了一眼已经困到不行的Kyle,只好将信将疑的走出了门,Kyle紧接着也拉住了窗帘,在一片黑暗中,打着哈欠回床上去了…

 

 

 

……

和往常一样,Kyle慢吞吞的解着上衣扣子,一夜的笑脸相迎总是让他觉得很疲惫。

“砰砰砰!”

突然传来的撞门声让Kyle吓了一大跳,这几声巨响把他浑身的瞌睡虫都冲干净了。“妈的……”Kyle骂骂咧咧着,连忙抓起搁在一旁床头柜上的斗篷,披在身上匆匆往楼下跑去。

Kyle刚跑下几节阶梯,一双散发着逼人蓝光的双眼就映入了他的眼帘,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点燃蜡烛。

“Oh!Dude!你在搞什么?”等房间内的蜡烛在一瞬间全部燃起后,Kyle这才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庞。他如释重负似的叹了口气,放慢脚步走下阶梯,来到了Stan面前。

“我在搞什么?dude!看看你上次给我的是什么玩意吧!”Stan的语气中难掩怒火,他从口袋中摸出那个只剩一半液体的小瓶,把它狠狠地塞回了Kyle手里,“这简直是芳香四溢的毒药!你差点害死Wendy!她也再不会理我了!”Stan根本没等Kyle说话,他步步紧逼:“我怀疑你根本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厉害,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Kyle看到Stan的那双锐耳竖了起来,锋利的尖牙也从唇间露了出来,刚刚烟消云散的紧张感顿时又全部回到了他的身上。Kyle浑身一颤,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听着,dude,我告诉过你的!”Kyle环视四周,找寻着自己的魔杖,或是可以对付狼人的东西。可遗憾的是,他发现自己的魔杖放在楼上了,他也并没有银子弹那种东西,“没有那种十全十美的东西!任何巫师也做不到!既然三种方法你都不想用,那我只能给你这第四种方法了。”

“这根本不算是方法!你黄了我的事!”Stan咬牙切齿,仍旧虎视眈眈地注视着Kyle,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Dude!这种方法就是让你换一个追求目标!天涯何处无芳草啊!”Kyle感觉自己像是在坐电椅,Stan的目光让他难受极了,“毕竟我没有收你的钱不是吗?你还在我这里避了一夜的雨。”

“早知道是这样我宁愿淋一夜雨!你个骗子,我一定要要了你的命!”Stan张开嘴巴,锋利的牙齿尽数露出,似乎是知道Kyle现在拿他没辙,便急不可耐的朝着Kyle的脖子扑去……

“啪!”说时迟那时快,Kyle把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袖口抽出一片金色的魔法树叶,不偏不倚的贴在了Stan的额头上,这只敏捷健壮的狼人在一瞬间就动弹不得了。

“呼…”Kyle抹了一把从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凡是有点脑子的巫师总会给自己留一手的。Stan此时正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站在地上,虽然他的身体动不了了,但那双锐利的眼睛还燃烧着熊熊怒火,依旧不怀好意的望着Kyle。

“Bad!Bad wolf!”冷静下来后,Kyle走向他的柜子,一边鼓捣着抽屉里的东西,一边冲着Stan厉声责怪,“一会就让你变成一只服服帖帖的小狗!”没一会,Kyle就从抽屉里翻出一瓶红彤彤的药丸来。他吃力的拧开盖子,从里面掏出一粒,怒冲冲的走到了Stan面前:”看好了!“Kyle眯起一只眼睛,把药丸扔进了Stan张开的嘴巴中,硬是让他咽了下去。

接着,Kyle观察了数秒,确定万无一失后,他有些得意的仰起脸,揭下了Stan额头上的那片树叶。

“Woops…”在树叶被揭下来后,Stan狠狠揉捏着自己的眉心,晃晃悠悠的站稳了步伐,甩了甩脑袋,想驱散所有的晕眩,“啊,晚上好,Kyle。我…是不是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足足有半个钟头了”Kyle不满地噘着嘴,用左脚面不停地敲打着地板,“我很困了。”

“Oh,该死”Stan拍了拍自己依旧迷迷糊糊的脑袋,“Sorry,我现在就走。”

Stan匆匆转过身向门口走去,在出门后扭过头来,向Kyle道了晚安。

“Have a good dream”虽然是温和的词句,但在Kyle口中却强硬了不少。在狠狠关上门后,Kyle也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眉头…

 

 

……

  “Evening”不知过了多久,又是一天傍晚,这熟悉的语气在Kyle耳畔突然响起。Kyle马上就识别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有了上次的教训,他马上握紧了放在一旁的枪。

“噢…上次是很对不起,但你也不需要这么防着我。”Stan关上门,充满歉意的冲Kyle吐了吐舌头,“你说得对,我在不久后就发现她是个和谁都搞暧昧的婊子了。”

“哈!说的真轻松!”Kyle松开手中的枪,充满怀疑的盯着Stan,用手指狠狠戳了戳他的胸口:“你难得不是在快天亮的时候到。看看,现在你可拿我没辙了。我特意从赏金猎人那淘来了枪和银子弹。”

“我现在也不想拿你怎么样。喔…准确的说,是本来就拿你没辙”Stan摊了摊手,尾巴也随着他的动作摇晃起来,“赏金猎人?他们不是不卖东西给男巫吗?”一听Stan的这句话,Kyle的自豪就又写满了脸颊:“我跟Craig买的。我们是老熟人了,从我还没有成为男巫,从他还没有成为赏金猎人前就是了。他是不可能不卖东西给我的。”

“交际圈还挺广泛…“Stan转了转他湛蓝色的眼睛,接着又俯身趴在了Kyle的小桌子上,好奇地凝视着他的脸,”嗯……我是你认识的第几个狼人?“

“算是第一个吧。毕竟来我这里买东西的狼人都不会跟我有过多交谈的,他们要么是搂着狼人或吸血鬼妞,要么就是一身酒气”突然贴上来的Stan把Kyle吓了一跳,他马上直起身子后退了一步,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我曾经有好几次想在门口贴一张‘禁止狼人进入’的告示,但我终究没那么做。有一个原因是为了不放跑可能到手的金币,另一个原因就是,想了解下他们。”

“那可真有意思。想要听我讲讲吗?然后你就会知道,光是银子弹还不足以制服我们,但我是不会把方法全部告诉你的”Stan挑了挑眉,伸手想要去摸一摸那把枪,却被Kyle一把制止了,他只好悻悻的把手收回来。

“乐意倾听”Kyle又看了看Stan的手,“前提是你不能碰这把枪,也别想让我把它收起来。”

“Okay…okay…”

彻夜长谈。

 

 

……

  大概是三四个月后了吧,这已经不知道是Stan第多少次关顾Kyle的小店了。

 

“嘿,Kyle,你有可以让别人喜欢上你的药吗?”依旧是午夜,Stan轻甩着尾巴,趴在桌上仔细打量着Kyle。

“又来了!dude!”Kyle一边挥动着手中的魔杖,把干蜥蜴扔进煮沸的小锅中,一边有些不耐烦的回答了Stan,“在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的!没有那种东西!还有,我正在研究这本新的魔法书,没有什么大事就不要打扰我可以吗?”

“这是大事!因为我知道第五种方法。”

“What?”

在Kyle惊愕的抬起头望向Stan的瞬间,Stan把紧紧攥在手中的那片紫色魔法树叶飞速贴在了Kyle的额头上。不给Kyle反应的时间,Stan便得逞似的吻住了他的嘴唇。

 

“这就是第五种方法。”

 

 

 

 —————————

  “你哪来的叶子!你怎么知道紫色树叶不会暂时消除记忆?”

“世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巫师”

“OH!!Bad wolf!!”

—————————

 

 

—————END——————

顺便名朋有凯凯或者坦坦陪我玩吗?
这儿75凡!!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