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自讨没趣 (cryle)

520快乐唷!

真理的设定!

cryle推广进行时!

然而标题似乎和内容没什么大的关系?x

 

 

瓢泼的大雨随着战争的结束而降临,呼啸的风声与四溅的雨点似乎在嘲笑着失败者,取得了胜利的人们高举起手中的长矛,利刃上敌人的鲜血已被雨水洗去大半,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心中的喜悦。

  “Mylord,请回城吧,这样您会着凉的。”

  我最忠诚的战士正要褪下他的披风为我遮雨,却被我摆手制止了:

  “你先率兵回去准备庆祝宴吧,我想再这呆一会。”

  “可是mylord,您的身体…”

  “魔族已经被我们铲除了,KKK也已经回去了,现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回头望向Stan,他的眼中还是充溢着担忧与不信任。我只好接过他的披风披在身上:

  “这样可以了吧?我怎么可能被雨打垮?快回去吧。”

  “遵命……”

  我久久注视着我的精灵子民们,等Stan已经走远,所有人已经散去,我才把目光装移到魔族残破的城堡上——咄咄逼人的烽火台已经熄灭,结实的城门已被烧黑,破破烂烂的旗帜仍顽强的在顶上摇曳。我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空,雨还在不停落下。我绕过满地的绿色液体与斑斑血迹,往城中迈步走去。

  城堡内也充斥着雨水,被炸穿的天花板几乎起不到什么避雨作用,风从缝隙中钻进来,在这座建筑中肆意游走,我计算着那家伙的精确方位,心惊胆战地攀上已经断掉几节的梯子,果不其然,我才刚撩起门帘,就在角落看到了趴在地上的他。

  相比之下,这里要安静的多,天花板没有了大片的空缺,喧嚣的雨声减退了不少,只有水珠从木板缝中渗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即使这样,他还是被淋了个透。

  我向他缓步走去,每落一次脚,巨大的回声便从我的脚下扩散开来,又逐渐淡去。他迟疑了许久,才微微扬起脸来,一看是我,他便撑着身子从湿漉漉的地上站了起来。看着他渲染着大片红色的披风,我不禁有些怒火中烧:

  “嘿,你输的可真惨啊”

  “我知道”

  他金色的双眸一直注视着我,从言语中我能分辨出他并无大碍,那些血并不是他自己的,可能是为了维护他的自尊自傲,也可能是为了让我心安,他伸出手胡乱抹掉了脸上的血迹,好让我知道在那些血下面并没有什么骇人的伤痕。

  “胆子可真大啊,居然敢叛变”没等他回答我,我便疾步向前,一把抱紧了他,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他浸满雨水的衣服里:

  “混蛋,你选Clyde都不选我啊?”

  “我要是选了你,哪还有心思打仗?”

  他安慰似的揉了揉我沾满雨水的头发,俯下身来把我抱的更紧。我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偷偷见面,就连说话都要掩人耳目的进行。我抬起头来,与他的鼻尖正巧碰在一起。随着与他距离的逐渐缩进,我的心却开始慌乱不已了。

  “你等等,被别人看见该怎么办?”

  “抱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这个问题?”

  我被他辩得哑口无言,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也在我心中膨胀起来,好在我的爱人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家伙:

  “好吧,谁让你说我胆子大,我怎么能让你失望呢?”

  他凑过来吻了吻我的嘴唇,在与他接吻的同时,我的味蕾也捕捉到了那一缕似有似无的血腥味。

  这是个平淡而简洁的吻。

  “下次必须选我”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为了让自己尽快调整回状态,不要过于留念,我最后给了他一个拥抱,便掉头就走。

  “喂,等等。”

  我刚回过脸,他便把Stan的披风从我肩上拽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他被血水浸红的斗篷。

  “Ewww……好脏啊”

  “再让我看见你披着Marsh的衣服,你就有大麻烦了,小卷毛。”

  听他这么一说,我随即就一把抢回了Stan的披风,眯着眼睛将这团纺织物搂在了怀里:“噢?那我偏不,我倒要看看你能对我造成什么大麻烦——”

  “你自找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双脚就离开地面数尺了。

  “要是你亲爱的Stan知道你被我抓走了,会不会是大麻烦呢?——喔,精灵王?这是我偷到过的最珍贵的宝物了。”

  “不!今天有庆祝宴!你不能这样做——我的错!我道歉就可以了吧?”

  我挣扎着想从他怀里下来,却被没有丝毫战后疲惫的他搂的更紧了:

 

 

 

  “由不得你。”

——————————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