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划守双生长相守,线牵两人不分离


人怂,好说话……所以希望小可爱们可以温和地向我提建议…

吻痕 (赤井J)

给你们发点小糖果

普通高中生的设定,Joker视角,短打ooc有
梗是搬来的!梗是搬来的!梗是搬来的!侵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我也记不清脸上的这道疤究竟是怎么来的了,它好像从小到大都一直紧紧纠缠着我,并不是生来就有的那种。
  因为这道疤,在学校里我可谓是吃尽了苦头。我还清晰记得在上小学时,同学们从来不叫我的名字,即使是在老师面前也毫不遮掩地喊我丑八怪。童言无忌,即使现在的同学不会在表面上说什么,但我总是能听到在我身后的祟祟窃语。从而我一直没有朋友。
  直到我遇见了他,一位浑身洋溢着热情的转学生。

  “我是赤井翼,从今以后请多关照。”

  他初来的那天,我甚至不敢抬起头来直视他闪烁的十字眸,我只是耷拉着脑袋,装作慵倦的样子撑着半边脸,为的是能遮盖住左眼处那道丑陋的疤痕。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敢奢求拥有这样一位朋友,即使他不在意我的伤疤,全班同学施以他的压力也终究会令我与他背道而驰,可能我这样做只是在维护我那仅存的自尊心吧。
  果然,没用几天他就和班里打成了一片,我也暗自庆幸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可事情终究还是朝着它应有的轨迹运行了。

  “Jack,一起来玩游戏吧?”

  一个大课间,他们正兴致勃勃地打着纸牌,我只是碰巧路过,却突然被赤井翼给叫住了。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话了,等我的意识开始回流我就赶紧把脸别了过去,免得他看见我的疤。

  “不…不用了,我还有事,抱歉……”

  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完这句话,我没有丝毫停留,加快脚步迅速离开。可我还是听到了一个没有控制好自己音量的家伙的声音,大概又是在劝新同学不要跟我走的太近吧。也是,说不定赤井翼叫我过去玩只是为了借此调侃罢了,要不然他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也正是因为我的脑子里填满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那久久不肯从我身上移开的目光。

  两天过后,轮到我值日,我向来都来的特别早。因为如果不能赶在同学来之前做完的话,他们就会故意把口香糖黏在地上,或者“不小心”把蓝墨水泼在黑板上,这样我永远都做不完卫生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可以享受一小会儿独处的时光,没有人指指点点,也没有鄙夷的目光。
  正当我拿着抹布擦拭窗台上的尘埃时,左肩突如其来的温热却吓得我打了个寒噤,我下意识朝那个方向转过头去,恰好就对上了赤井翼温柔的笑眼,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我的那道疤痕,在他面前暴露无遗了。

  “早上好呀Jack——这个给你。”

  他把手中的一罐碳酸饮料放到我面前的窗台上,是最近很热卖的那款,倒在嘴里那不断破裂的泡泡就跟在和你的味蕾打架似的,和吃了一大口朝天椒没什么两样。即使他仍旧微笑着向我示好,可我注意到他的目光从来都没有从我的疤上移开过。

  “很丑对吧?…”

  “什么?”

  “我的疤。”

  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无疑将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既然已经被他看见了,那就不用再掩饰了。我垂下目光,望着窗台上饮料罐的标签出神。

  “我觉得很好看啊,像天使的羽毛一样。”

  “羽毛?为什么?”

  听到他的这句话时我不禁噗嗤笑了出来,就算是奉承话也太没水平了,不过我还是愿意听他继续说下去,

  “当天使特别钟意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折下一支羽毛化作吻痕留在那个人身上。”

  “那天使为什么要把吻留在我脸上呢?…”

  话音未落,清晨第一抹晨曦的缝隙间便射出了温和的阳光,透过玻璃轻撒在赤井翼与我的身上。我依稀看到在晨光的照射下,他的背后似乎舒展开了什么近乎无色的东西,是翅膀吗?…

  “因为啊,天使怕找不到你了啊。”

  他的十字眸逐渐变得闪亮起来,我有些吃惊地揉揉眼睛,再次睁开时我清晰地看到了他橘红色的双翼,那上面,少了一根羽毛。

——————————

时隔多年不打字的垃圾文手划线发现自己短小了整整四分之三

评论(12)

热度(181)